环境科学研究  2018, Vol. 31 Issue (1): 9-14  DOI: 10.13198/j.issn.1001-6929.2017.04.15

引用本文  

秦延文, 马迎群, 王丽婧, 等. 长江流域总磷污染:分布特征·来源解析·控制对策[J]. 环境科学研究, 2018, 31(1): 9-14.
QIN Yanwen, MA Yingqun, WANG Lijing, et al. Pollution of the Total Phosphorus in the Yangtze River Basin: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Source and Control Strategy[J]. Research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 2018, 31(1): 9-14.

基金项目

中国科学院科技服务网络计划(STS)项目(KFJ-EW-STS-010)
Supported b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ervice Network Initiative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No.KFJ-EW-STS-010)

责任作者

郑丙辉(1963-), 男, 浙江天台人, 研究员, 博士, 博导, 主要从事河流、湖泊水环境保护研究, zhengbh@craes.org.cn

作者简介

秦延文(1973-), 女, 山东青岛人, 研究员, 博士, 主要从事流域水环境风险评估预警技术研究, qinyw@craes.org.cn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7-11-21
修订日期:2017-11-24
长江流域总磷污染:分布特征·来源解析·控制对策
秦延文1 , 马迎群1 , 王丽婧2,3 , 郑丙辉2,3 , 任春坪4 , 佟洪金4 , 王鹤扬5     
1.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国家环境保护河口与海岸带环境重点实验室, 北京 100012;
2.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湖泊水污染治理与生态修复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 北京 100012;
3.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国家环境保护饮用水水源地保护重点实验室, 北京 100012;
4. 四川省环境科学研究院, 四川 成都 610041;
5. 北京市西城区环境保护监测站, 北京 100055
摘要:针对长江流域总磷污染,开展总磷污染时空特征分析,选择长江流域总磷污染最严重的上游地区岷江和沱江为典型区,分析总磷来源,提出总磷污染控制对策.研究表明:2016年开始总磷成为长江流域主要污染因子,其中上游污染最重,中游污染最轻,总体呈降低趋势;长江流域枯/平水期总磷污染较重,丰水期污染较轻,说明流域主要污染负荷来自点源.总体来说,造成长江流域总磷较高的原因有:磷矿开采和磷化工的污染源高负荷排放,造成部分河段水质严重超标;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城镇生活污染源排放影响河流水质;畜禽养殖废物资源化利用不足;生态流量不足,加剧水污染问题;水污染治理导向不全面和污染源监管措施不系统,影响总磷水质同步改善.针对长江流域总磷污染特征,按照"分区控制、分类治理""突出重点、精准施策"原则,提出长江流域总磷污染控制建议:①抓住长江流域上游重点片区,开展流域总磷污染整治. ②抓住磷化工、城镇生活和畜禽养殖等三类涉磷重点污染源的治理,控制磷污染负荷排放. ③抓住环境监管有效手段,进一步完善水环境标准和监管体系.
关键词长江流域    总磷    时空分布    污染成因    控制策略    
Pollution of the Total Phosphorus in the Yangtze River Basin: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Source and Control Strategy
QIN Yanwen1 , MA Yingqun1 , WANG Lijing2,3 , ZHENG Binghui2,3 , REN Chunping4 , TONG Hongjin4 , WANG Heyang5     
1. Stat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Key Laboratory of Estuarine and Coastal Environment, Water Research Institute, Chinese Research Academy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 Beijing 100012, China;
2. National Engineering Laboratory for Lake Pollution Control and Ecological Restoration, Chinese Research Academy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 Beijing 100012, China;
3. Stat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Key Laboratory of Drinking Water Source Protection, Chinese Research Academy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 Beijing 100012, China;
4. Sichuan Academy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 Chengdu 610041, China;
5. Environmental Monitoring Station of Xicheng District, Beijing 100055, China
Abstract: The spatial and tempor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otal phosphorus (TP) pollution in the Yangtze River Basin were investigated. The most serious phosphorus sources were explored in the Minjiang River and Tuojiang River in the upper reaches of the Yangtze River Basin. The control strategy of TP in the Yangtze River basin was formed. Since 2016, TP has become the main pollution factor in the Yangtze River basin, concentrations order of TP were upstream > lower reaches > middle reaches. Overall, the TP concentration showed a downward trend. The TP pollution in the dry/flat water period is sevever than that in the wet season of the Yangtze River, indicating that point source is the main source. Reasons for the high level of TP in the Yangtze River include: high load from phosphate mining and phosphorus chemical industry; large emission of urban living pollution caused by insufficient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inadequate utilization of livestock waste resources; lack of ecological flow; missing of the water pollution control guide and pollution source supervision. In consideration of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P pollution in the Yangtze River Basin, according to two principles, control strategy of total phosphorus was formed as following: (1) Screen out the key control areas of total phosphorus in the upper reaches of the Yangtze River basin. (2) Strengthen the control of the main pollution sources of phosphorus, phosphorus chemical industry, urban life and livestock and poultry breeding, and reduce the discharge load of phosphorus pollution. (3) Use environmental supervision effective means to perfect the water environment standards and regulatory system.
Keywords: Yangtze River Basin    TP    spatiotemporal distribution    pollution causes    control strategy    
1 长江流域总磷污染状况

2016年,长江流域河流水质监测断面共591个.以长江干流湖北宜昌以西为上游、湖北宜昌以东至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县以西为中游、湖口以东为下游来划分,长江上游、中游和下游河流断面数分别为243、186和162个(见图 1).

图 1 长江流域上、中、下游区域划分以及国控监测断面分布 Fig.1 The division of the upper, middle and lower reaches of the Yangtze River Basin and the distribution of state control monitoring sections
1.1 季节分布特征

长江流域上游、中游、下游区域河流断面总磷浓度丰水期平均值分别为0.121、0.087、0.128 mg/L,分别低于各区域枯/平水期平均值0.131、0.092和0.135 mg/L.丰水期上、中、下游总磷Ⅰ~Ⅲ类的断面比例为83.9%~95.8%(见图 2),高于枯/平水期(82.8%~95.1%),丰水期总磷劣Ⅴ类断面比例为0.5%~4.0%,低于枯/平水期(1.42%~4.2%).总的来说,长江流域枯/平水期总磷污染较重,丰水期污染较轻,说明流域主要污染负荷来自点源.

图 2 2017年丰水期长江流域水质类别占比情况 Fig.2 The proportion of water quality in the Yangtze River Basin during the wetseason in 2017
1.2 空间分布特征

长江上游总磷污染最重,中游总磷污染最轻.上游区域河流各断面总磷浓度在0.001~4.680 mg/L之间,中游区域在0.003~1.680 mg/L之间,下游区域在0.004~2.450 mg/L.上游区域总磷Ⅰ~Ⅲ类的断面比例为83.40%,低于中游区域(95.84%)和下游区域(87.37%)(见图 3).上游区域总磷劣Ⅴ类断面比例为4.14%,明显高于中游区域(0.93%)和下游区域(1.56%).从断面来看,长江流域总磷污染最为严重的前30个断面,上游分布有21个(占70%),总磷浓度在0.031~1.570 mg/L之间,多为Ⅴ~劣Ⅴ类.主要集中在四川省的沱江、岷江及涪江水系(11个)、云南省金沙江水系(3个)、贵州省的乌江和沅江水系(3个)、湖北省的丹江口水库支流(2个).

图 3 2017年长江流域水质类别占比情况 Fig.3 The proportion of water quality in the Yangtze River Basin in 2017
1.3 年际变化特征

86个可比断面数据对比显示,相比2011年,2016年上游区域断面总磷平均浓度降低44.2%,中游降低4.9%,下游降低34.1%(见图 4).上游和下游总磷污染程度大幅减轻,中游区域略有降低,变化不大.枯/平水期降低程度(38.4%)总体大于丰水期(32.9%),点源治理的效益更为显著.

图 4 2011年和2016年长江流域不同区域总磷浓度变化 Fig.4 Concentrations of TP in different regions of Yangtze River Basin in 2011 and 2016
1.4 主要污染因子

2016年开始总磷成为长江流域主要污染因子,这与近十年以化学耗氧量、氨氮为治理的导向有关.近十年来,在以化学耗氧量、氨氮控制为导向的水污染防治政策体系下,氨氮治理效果显著,而总磷控制相对薄弱,从而使总磷指标逐步凸显为长江流域水体主要污染指标.依据GB 3838—2002《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2011年长江流域河流水体超标(Ⅲ类)断面中,氨氮作为首要超标因子的断面占比最高,为31.7%,高于总磷占比(22.8%). 2016年,总磷作为首要超标因子的断面占比为32.5%,高于氨氮占比(26.2%),亦远高于CODMn(1.4%)等其他水质指标占比. 86个可比断面分析显示,同比2011年,2016年以氨氮为主要超标因子的断面占比下降3.19%,高于总磷占比降幅(2.13%);长江上、中、下游氨氮浓度降幅分别为62.7%、46.8%和39.5%(见图 5),亦高于总磷浓度降幅(44.2%、4.9%和34.1%).

图 5 2011年和2016年长江流域不同区域氨氮浓度变化 Fig.5 Concentrations of NH4+-N in different regions of Yangtze River Basin in 2011 and 2016
2 长江流域总磷来源调查分析

河流中总磷主要来自工业点源,包括磷矿开采、磷化工、食品、制药等行业;城镇生活源;面源,包括畜禽养殖业、种植业和农村生活.该研究选择长江流域总磷污染最严重的长江上游地区的岷江和沱江为典型区,分析总磷来源及对水体的影响.

2.1 磷矿与磷化工的污染源高负荷排放,造成部分河段水质严重超标

长江流域围绕磷矿开采的相应磷化工产业非常发达,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磷矿开采量达0.9×108 t,磷酸盐、黄磷和三聚磷酸钠的生产能力居世界第一位.另外,全国有近500多家大、中、小型磷化工企业,其中全国规模以上磷肥制造企业共计213家,仅长江流域分布有199家,大型磷化工企业有贵州瓮福、云南云天化、四川龙蟒、湖北兴发等.磷矿开采和磷化工对所在小流域水环境产生显著影响.

长江上游岷、沱江流域主要磷矿、磷化工企业共有31家,主要分布在沱江流域德阳市绵远河、石亭江一带,涉磷工业聚集区(什邡双盛工业集中区、绵竹新市工业园区和什邡灵杰工业区)排污口总磷浓度高达0.760 mg/L,造成其下游省控断面双江桥断面总磷浓度为0.368 mg/L,清江桥断面3月、4月分别高达0.99和1.47 mg/L,严重超标.

贵州乌江流域开阳县境内的洋水河、黔南州瓮安县境内的瓮安河沿岸磷矿和磷化工企业28家,造成洋水河和瓮安河总磷长期为劣Ⅴ类.乌江入三峡水库麻柳嘴断面近10年总磷平均浓度为0.270 mg/L,超过GB 3838—2002 Ⅲ类标准0.35倍(按湖泊标准评价为劣Ⅴ类).

湖北省香溪河流域是兴山集团磷化工基地,平水期,香溪河回水区上游峡口镇水体总磷浓度高达0.527 mg/L,为劣Ⅴ类水质,丰水期水体总磷含量显著降低,为0.165 mg/L,达到GB 3838—2002 Ⅲ类标准.香溪河是三峡库区41条支流中总磷污染最为严重的支流.

此外,磷石膏是磷化工产生的固体废弃物,也是影响河流水环境质量的重要因素.目前我国磷石膏的年排放量已达5 000×104 t左右,累计堆存量超过3×108 t[1].由于资源化利用的技术经济瓶颈限制,利用率仅有30%.如四川位于沱江上游的德阳市已形成了宏大集团的洛水基地和穿心店磷石膏堆场等15个磷石膏堆放场. 2016年,德阳市年产磷石膏533×104 t,综合利用量286×104 t,利用率为53%.磷石膏未达到产用平衡,且大量的存量磷石膏堆场仍未得到有效利用,大量的磷石膏堆场临河而建,雨水冲刷之后直接入河,对水环境质量的影响不容忽视.受磷矿开采与磷石膏沿河堆积的影响,沱江上游支流绵远河与石亭江沿岸土壤与表层沉积物总磷分别较四川省土壤背景值超出2.6倍.

2.2 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城镇生活污染源排放影响河流水质普遍

一般城镇生活污水总磷浓度达到4~5 mg/L,如果没有得到有效处理,就成为水体总磷污染的重要来源.即使按照GB 18918—2002《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达到一级A标准(0.5 mg/L)排放,也达不到GB 3838—2002 Ⅴ类标准,如果达到一级B标准(1.0 mg/L)排放,则需要4倍自然径流才能稀释到GB 3838—2002 Ⅲ类标准.据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长江流域生活污水排放总量为151.2×108 t.长江中下游省(市)城镇生活污水处理率高达80%以上,而上游省(市)如四川、重庆、贵州等城镇生活污水处理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如四川省沱江流域2014年污水处理率仅为64%. 2014年,岷江、沱江流域269家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中,11家污水处理设施总磷排放浓度超过GB 18918—2002总磷排放一级B标准(1 mg/L);41家城镇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总磷排放浓度超过GB 18918—2002一级A标准(0.5 mg/L).岷江成都段由于受成都市生活污水排放的影响,近3 a(2014—2016年)岷江成都段入境与出境断面总磷平均浓度分别为0.029和0.239 mg/L,水质由GB 3838—2002 Ⅱ类降至Ⅳ类.

另一方面,由于缺少配套污水管网和雨污合流,造成部分污水处理厂进水总磷浓度常年偏低.污水处理设施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污水溢流加重河道污染.如位于沱江上游的德阳市三星堆污水处理厂、什邡市城市生活污水处理厂、绵竹污水处理厂以及眉山市青神县城市生活污水处理厂和仁寿县城市生活污水处理厂等,进水总磷浓度仅为1.39~1.68 mg/L,基本上失去了污水处理厂除磷的意义.受三星堆污水处理厂溢流影响,德阳市沱江支流鸭子河广汉市区段水体总磷由上游关口大桥断面Ⅱ类降至下游合兴大桥断面劣Ⅴ类.

2.3 畜禽养殖废物资源化利用不足,影响水环境质量

长江流域畜禽养殖规模大,相当一部分散养畜禽养殖场分布于大型干、支流沿岸,且缺少相应的治污措施.畜禽养殖是水环境最重要的污染源之一.养殖废水即使得到处理并达标排放,按照GB 18596—2001《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总磷浓度限值为8.0 mg/L,是GB 3838—2002 Ⅲ类标准的40倍.调研还发现,养殖场(小区)仅经过沼气池处理的废水,总磷浓度高达109 mg/L,如直接入河,则至少需要500多倍的自然径流才能够稀释到GB 3838—2002 Ⅲ类标准.如果养殖废物不能得到资源化利用,或不能通过种养平衡得到有效消纳,其废水直排环境势必会造成一个养殖场就能污染一条河流的局面.

以长江上游的岷、沱江流域为例,2015年统计表明,岷江流域5个市(州)统计规模化畜禽养殖场(小区)1 446家,总磷排放量为1 682.61 t,以乐山、成都和眉山三市总磷排放量最大.岷江眉山段主要支流毛河、体泉河、思蒙河等长期受畜禽养殖污染影响,2016年,这3条河流入岷江的桥江桥、体泉河口和思蒙河口断面水体总磷浓度分别为0.438、0.683和0.528 mg/L,均为劣Ⅴ类水质,分别超过GB 3838—2002 Ⅲ类标准1.19、2.42和1.64倍.沱江流域6个市(州)统计规模化畜禽养殖场(小区)1 304家,总磷排放量为1 367.38 t,以成都市和德阳市总磷排放量最大.沱江德阳段的鸭子河,其上游关口大桥断面水体总磷达到GB 3838—2002 Ⅲ类标准,然而受畜禽养殖污染影响,到下游航天大桥和和兴大桥断面水体总磷分别为Ⅴ类和劣Ⅴ类水质.

2.4 生态流量不足,即使工业、生活、畜禽养殖污染得到有效处理,也难以保证水质达标

尽管长江为我国第一大河流,水资源总量居全国第一位,但流域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各地雨季迟早不一,多年平均连续最大4个月降水量占多年平均降水量的百分比自下游向上游递增,上游为60%~80%,中游为60%左右,下游为50%~60%.由于流域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部分小流域经常产生季节性缺水,再加上库坝拦蓄和利用,造成部分河流季节性缺水甚至断流,缺少必要的生态流量,加剧水污染问题.

如沱江上游德阳段绵远河和石亭江流域,绵远河自官宋硼堰断面以下至三水镇,分布有川山堰、玉女堰等12个取水堰,总计引水流量为17.2 m3/s,远超绵远河(汉王场)多年平均流量(13.2 m3/s),造成绵远河枯水期断流.石亭江自射水河入口断面以下分布有嘉池堰、万工堰等11个取水堰,总计引水流量为8.85 m3/s,大于石亭江枯水期最小流量(3.2 m3/s),造成石亭江枯水期断流.石亭江中游双盛工业集中区总排口、新市工业园区总排口、什邡灵杰工业园区总排口共计3个排污口总污水排放量达5.85 m3/s,大于石亭江枯水期最小流量(3.2 m3/s).其下游河道水流多由污水汇流而成,水体总磷浓度也只能长期维持在Ⅳ~劣Ⅴ类水平.

2.5 水污染治理导向不全面和污染源监管措施不系统,也影响总磷水质同步改善

首先,我国污水排放标准与GB 3838—2002普遍存在不匹配的问题.其中GB 3838—2002针对长江流域总磷考核标准为Ⅲ类,即0.2 mg/L.然而,GB 18918—2002中针对总磷指标排放一级标准A标(最高标准排放)的排放限值为0.5 mg/L,GB 8978—1996《污水综合排放标准》总磷指标排放的一级标准(最高标准排放)排放限值为0.5 mg/L,均需要1.5倍以上的自然径流才能稀释至GB 3838—2002 Ⅲ类标准限值. GB 30486—2013《制革及毛皮加工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 27631—2011《发酵酒精和白酒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等涉磷行业废水排放标准总磷排放限值为2.0 mg/L,需要9倍的自然径流才能稀释至GB 3838—2002 Ⅲ类标准限值.更有甚者,GB 15580—2011《磷肥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总磷排放限值为20.0 mg/L,则需要100倍的自然径流才能稀释至GB 3838—2002 Ⅲ类标准限值.

其二,随着我国水体污染治理的不断深化,水体污染物总量控制指标由“十一五”期间的化学耗氧量扩展为“十二五”期间的氨氮和化学耗氧量,日常监管中专注化学耗氧量和氨氮两项指标.而对总磷污染治理重视不足,排放监管不到位,使得总磷污染物的主要来源、排放总量、空间分布等不清晰.

3 长江流域总磷污染控制对策

针对长江流域总磷污染特征,按照“分区控制、分类治理”“突出重点、精准施策”原则,提出长江流域总磷污染控制建议.

3.1 针对重污染控制单元,推进小流域总磷污染的整治

遵循“重点突出”的原则,以长江流域上游片区为重点,针对重点控制单元,开展总磷污染综合整治工作.如对四川省岷江流域成都段江安河、新津南河、眉山段金牛河、思蒙河、体泉河(醴泉河)、毛河以及乐山段茫溪河等;沱江流域德阳段绵远河、石亭江、鸭子河、中河、成都段毗河、资阳段九曲河、内江段球溪河、威远河.贵州省乌江流域包括瓮安河、洋水河和清水江等支流.湖北省香溪河、沮漳河和黄柏河等长江一级支流和次支流等.

多措并举,切实减少总磷入河输入.重点针对磷化工业、城镇生活污染源控制、严格执行畜禽养殖禁养区、限养区的有关规定、畜禽养殖废物资源化、河道清淤疏浚、岸坡整治等工作.充分利用现有沟、塘、渠等,建设生态沟渠、污水净化塘、地表径流集蓄池等设施,净化农田排水及地表径流并综合利用.切实减少入河总磷输入,改善河流生态.

3.2 抓住涉磷重点污染源的系统治理

磷矿开采和磷化工行业污染综合整治是长江流域总磷污染控制的关键.重点针对沱江上游德阳段绵远河、石亭江,乌江上游贵州段瓮安河、洋水河和清水江,湖北省宜昌-兴山-神农架一线和钟祥-南漳一线3个片区的磷矿治理.加强绵远河、石亭江、乌江、香溪河流域等工业园区/工业集中区磷化工企业污水处理设施建设.严格环境准入,依法淘汰落后产能,优化涉磷产业结构.促进工业企业集中连片经营,加快工业园区/工业集中区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建设,严格落实工业废水集中处理和达标排放.加强磷石膏堆场综合整治工程建设.杜绝磷石膏等工业废弃物沿河道堆积,推进磷石膏综合利用,力争达到新增磷石膏产销平衡,落实涉磷矿山渣场和尾矿库的防渗、防风、防洪措施,加强渣场渗滤液污染防范.

加快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力度.强化城镇污水处理设施提标改造,实施市、区县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工程,强化除磷改造;积极推进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提高乡镇污水收集处理率;因地制宜加强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回用;积极推进城镇生活污水处理服务向乡镇/农村延伸,增加专业技术人员投入,提升乡镇、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管理水平.加快配套管网建设和雨污分流改造力度,完善生活污水处理厂配套管网,优先推进城中村、老旧城区和城乡结合部污水截留、收集、纳管,提高生活污水收集率.新建污水处理设施的配套管网应同步设计、同步建设、同步投运.

加大畜禽养殖污染整治力度,加强畜禽养殖布局优化.科学划定畜禽养殖禁养区、限养区、宜养区.严格执行禁养区、限养区有关规定,依法关闭或搬迁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小区)和养殖专业户.推进畜禽养殖污染综合治理,提高资源化利用水平.积极推广畜禽清洁养殖和畜禽粪污无害化、资源化处理技术,大力推广“种养结合”和“以种定养”模式,实施规模化畜禽养殖场(小区)标准化建设和改造;建设粪污收集、贮存、处理和利用设施,因地制宜建设畜禽粪污废物资源化工程,实现养殖环节减量排放、环保排放.

3.3 进一步完善总磷环境标准体系,提高总磷环境监管效率

加快GB 3838—2002总磷限值和分析方法修订.在水环境中,活性磷酸盐是水域生态系统中初级生产者可直接利用的形态,浮游植物或水生生物优先摄取活性磷酸盐,活性磷酸盐是总溶解态磷的主要组成部分,直接反映水体营养状态. GB 3838—2002规定的总磷测定方法是“水样采集后自然沉降30 min,取上层非沉降部分按GB 11893—1989《水质总磷的测定钼酸铵分光光度法》规定方法进行分析监测”.这一方法对总磷的定义不清晰,既不是水中全量磷的概念,也不是水中总溶解态磷的概念,全国各大流域乃至于长江流域上下游分析结果都存在较大差异.因此,需要进一步明晰标准中总磷的定义和总磷的分级限值,优化分析监测方法.建议以总溶解态磷来代替现有标准的总磷,既能有效体现水体营养状态,又能避免原有标准总磷测定的不稳定性.

修订涉磷工业行业废水排放标准,提高排放要求.针对多个污水排放标准中总磷限值与GB 3838—2002不匹配的问题,进一步理顺GB 3838—2002与行业废水排放标准总磷限值的关系,系统加严涉磷工业废水的排放标准限值.可参照太湖富营养化治理要求,对涉磷工业行业提出总磷、总氮特别排放限值.如四川省环保厅发布的DB 51/2311—2016《岷江、沱江流域水污染物排放标准》中,规模化畜禽养殖场总磷排放限值为3 mg/L,低于GB 18596—2001中8.0 mg/L的排放限值,制革及毛皮加工工业总磷排放限值为0.5 mg/L,低于GB 30486—2013中2 mg/L的排放限值.

加快完善涉磷污染源监管系统.全面开展工业污染源自行监测和信息公开,建立企业环境管理台账制度,完善企业自行监测和信息公开制度,建立重点涉磷污染源监测数据管理系统.按照排污许可证制度实施的要求,开展自行监测或委托第三方监测,适时向社会公开监测数据、排污状况.

参考文献
[1]
高璐阳. 我国磷石膏综合利用技术取得重大突破, 可实现100%利用[N/OL]. 北京, 中国合作时报社, 中国农资, 2016-09-23[2017-11-24]. http://mall.cnki.net/onlineread/Mall/MallIndex?sourceid=10&fName=NZKJ201637001*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