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科学研究  2018, Vol. 31 Issue (2): 201-205  DOI: 10.13198/j.issn.1001-6929.2018.01.11

引用本文  

李海生. 增强环保科技创新能力支撑环境管理决策:需求·挑战·对策[J]. 环境科学研究, 2018, 31(2): 201-205.
LI Haisheng. Improving the Innovation Capability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o Support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and Decision-Making: Demands, Challenges and Countermeasures[J]. Research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 2018, 31(2): 201-205.

基金项目

中央级公益性科研院所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No.2017YSKY-007)
Basic Scientific Research Funds in National Nonprofit Institutes(No.2017YSKY-007)

责任作者

作者简介

李海生(1964-), 男, 河北玉田人, 研究员, 博士, 主要从事环境影响评价、能源与环境政策、环境国际合作等研究, lihs@craes.org.cn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2018-01-19
修订日期:2018-01-19
增强环保科技创新能力支撑环境管理决策:需求·挑战·对策
李海生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 北京 100012
摘要:新时代我国环境保护形势面临着深刻变化,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优质生态产品需求成为环保工作的主要矛盾.为落实党的十九大关于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的要求,牢固把握"环保科技的人民性",在对未来环境形势和环保科技创新需求分析判断的基础上,紧密围绕绿色发展和环境质量改善的目标,提出了加强环保科技创新发展的4个重点任务:面向国民经济绿色发展主战场,全面提升环保科技供给能力和水平;加强环境科学基础研究,引领环境质量改善;研发关键技术,突破环境治理技术瓶颈;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力度,推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同时,提出了完善环保科技创新体制机制的5点建议:实施平台化、国际化、产业化、规范化、信息化管理,助推现代环境科研院所制度建设;加快环保科技创新体系建设,完善和补强科技创新链条;完善管理决策支撑机制,解决科研与管理脱节的问题;统筹全国环境科研力量,创新重大科研项目组织模式;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充分调动人才创新活力,为环保科技创新提供政策和制度保障.
关键词环境质量    科技创新    管理决策    体制改革    
Improving the Innovation Capability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o Support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and Decision-Making: Demands, Challenges and Countermeasures
LI Haisheng     
Chinese Research Academy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 Beijing 100012, China
Abstract: China'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s facing profound changes in the new era. To meet the people's ever-growing needs for high-quality ecology has become the principal contradiction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n the new era. In order to meet the new demands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roposed at the 19th CPC National Congress, an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inciple of'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erves the ordinary people', the future environmental situation and demands for innovation were analyzed. Then four key tasks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 & T) innovation centering on the aim of green development and environment quality improvement were proposed, including completely improving the capability and level to provide S & T service for the green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economy, making efforts on dealing with outstanding environmental issues for continuous improvement of environmental quality, strengthening ecosystem protection to promote the harmony of human and nature, and promoting the system and mechanism innovation of environmental S & T to support the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and decision-making. Finally, five suggestions to improve the system and mechanism of environmental S & T innovation were proposed:(1) to improve the management of platform construction, internationalization, industrialization, standardization and information to accelerate the construction of modern environmental science research institutes system; (2) to reinforce the basement of scientific innovation and improve the S & T innovation chains; (3) to improve the support toward decision-making and to re-connect scientific research activities and management requirements; (4) to organize the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s all over the country for them to take part in major and urgent research projects; and (5) to improve human resource and to fully stipulate the innovative potential of the researchers.
Keywords: environmental quality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management and decision-making    reform of scientific research system    

近年来,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逐步推进,我国环境质量状况在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的态势下并未显著恶化,究其原因,除国家和地方政府高度重视环境保护工作外,环保科技的强大支撑功不可没.当前,我国环境保护工作已进入新时代,将迎来新的历史机遇,同时也面临一系列新挑战.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突破自身发展瓶颈、解决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根本出路就在于创新,关键要靠科技力量”.环境问题机理复杂,涉及面广,走科技创新之路是从根本上解决环境问题的必然选择.为落实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新理念、新目标和新部署,满足日益增长的人民群众对优美生态环境的需求,实现生态环境根本好转,客观分析和科学判断我国未来环保形势、环保科技创新面临的需求和挑战,明确环保科技创新的切入点、着力点和突破点,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指导意义.

1 环保科技在新时代环境保护中的作用和地位

当前,发达国家更加关注生态环境风险、环境污染与人群健康关系问题研究,更加注重解决复合性、系统性环境问题,更加重视多领域新技术的融合与应用[1].我国人口众多、资源禀赋条件相对较差.过去30多年,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消耗了大量生态环境资源,集中爆发了发达国家一二百年内发生的生态环境问题,虽然环境质量总体向好,但形势依然严峻,局部区域环境超载严重,环境污染问题突出,经济社会发展的资源和环境约束日益显现,生态环境已经成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迫切需要加快环保科技创新步伐,以突破资源环境瓶颈,推动绿色发展.

1.1 良好生态环境是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的有机组成

人类社会发展历史表明,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古埃及文明、玛雅文明等世界古代文明的产生、衰退直至消亡,无一不与生态环境变迁相联系.除与粗放的生产方式和竭泽而渔的文明理念有关外,落后的科技水平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为实现可持续发展,人类对传统文明、工业文明进行了长期的深刻反思并提出了以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为核心的生态文明理念.生态文明强调人与自然的相互依存、相互促进、共处共融,是人类文明形态和文明发展理念、道路和模式的重大进步,同时也是一种重视生态环境、重视环境保护的意识、价值观和文化[2].生态环境是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的有机组成,没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就丧失了生存的根基,更谈不上可持续发展.加大自然生态系统和环境保护力度是生态文明的战略任务之一,也是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的重要考核目标[3].正如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

1.2 环保科技是生态环境质量改善和保护的重要技术支撑

在人类文明的历史长河中,科学技术始终扮演着重要角色.环保科技在应对和解决近代工业革命产生的全球性、区域性生态环境问题,缓解资源短缺、抑制环境恶化、改善人类健康状况、实现经济和环境的协调发展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环保科技发展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有效地支撑了3个“十条”的实施,在加强生态保护与修复,严密防控生态环境风险,加快推进生态环境领域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不断提高生态环境管理系统化、科学化、法治化、精细化、信息化水平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4].与2005年相比,2015年我国GDP增长了1.48倍,同期能源消费总量只增长了64.8%,二氧化碳排放仅增长了53.47%[5]. “十二五”期间,水专项成果支持了一批水环境领域国家政策、标准的制修订,支撑了“水十条”的编制和实施,提升了国家环境监管能力和水平,有力支撑了国家和地方的污染减排、水质改善和水环境修复.依托国家重大研发专项,为大气污染物总量减排、空气质量达标、土壤环境调查、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文明示范区建设、生态保护红线划定等环境管理工作提供了核心支撑[1].在环保科研成果的支持下,“十二五”期间,我国生态环境质量稳步改善,地表水国控断面劣Ⅴ类比例下降6.8个百分点,全国化学需氧量、二氧化硫、氨氮和氮氧化物排放总量分别比2010年下降12.9%、18.0%、13.0%和18.6%[6].

1.3 创新能力建设是有效支撑和推动科技创新的基本保障

我国系统地开展环境科学研究的时间不足40年,虽然起步较晚,但是发展较快,经过多年努力已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学科体系和研发平台布局,科技创新能力得到了显著提升,在解决重大环境问题、制订环境标准法规、出台环境保护对策措施、改革环境管理制度等环境管理决策领域积累了一定的科技储备.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环保科技水平仍然相对滞后,基本上以跟跑、并跑为主,领跑很少,并且与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和全面支撑环境管理综合决策的需求也存在较大差距.我国仅有少量环保产品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许多重大核心环保技术和装备严重缺乏,可大面积推广且产生规模效益的关键环保技术及授权专利仅占总量的15%[7].

创新是环保科技的灵魂和内在驱动力,而创新能力建设是推动科技创新的基本保障.我国环保科技落后的根本原因在于环保科技创新体系不完善,自主创新能力不足.为此,急需在以下几个方面加强创新能力建设:一是立足于支撑国家环境管理综合决策,持续加强环保科技创新平台建设,加强环保领域国家实验室、重点实验室、科学观测研究站等科技平台的顶层设计和能力建设;二是不断壮大环保系统科研队伍,破除环保科技高端领军人才引进存在的机制障碍,彻底解决“小马拉大车”问题;三是完善科技创新成果转化机制,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消除科技成果转化推广水平较低,产业化水平相对滞后的弊端.

2 环境保护形势与环保科技创新需求总体判断 2.1 我国环境保护进入新时代,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优美生态环境需求成为主要矛盾

随着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民群众对干净的水、清新的空气、安全的食品等要求越来越高,安全优质生态产品在群众生活中的地位不断凸显,已经成为新时代人民生活品质改善和提升的重要内容.谋民生之利,解民生之忧,必须加快推动发展观念升华和发展方式转型,补齐生态环境这块突出短板,推进绿色低碳循环发展,让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生态环境更优美.

2.2 生态环境质量总体上有望改善,近期内实现生态环境全面根本好转的任务仍十分艰巨

根据国家“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我国到2020年底前将全面完成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勘界定标,基本建立生态保护红线制度.通过实施强制性严格保护,将基本形成布局合理、功能完善的生态格局,自然生态系统整体退化的趋势可望得到基本遏制,生态环境质量总体上有望改善.但是,由于我国自然生态系统本底脆弱、生态产品短缺、生态压力剧增、生态差距巨大的基本特征将长期保持不变,过去几十年大规模的资源开发与巨大的人口压力所导致的自然生态系统结构失衡、功能退化问题难以在短期内得到根本解决,特别是位于生态脆弱地带的矿产资源开发区域生态退化严重,受自然条件制约生态恢复和重建极其困难.未来随着人口和经济规模进一步扩张,我国自然生态系统仍将承受巨大的承载压力,局部区域生态系统退化可能加剧.

2.3 环境污染问题愈加复杂化、多样化,可能出现点面复合、多源共存、多型叠加的难控局面

未来我国经济将由高速增长逐步转向高质量发展,但是由于长期形成的重型化经济结构难以在短期内扭转,经济总量基数增大且增量可观,环境问题将呈现为农村污染和城市污染、工业场地污染和农田土壤污染、陆域污染和海洋污染、生态退化和环境污染多重叠加的基本特征[8],资源和环境约束愈发趋紧,局部地区可能出现环境超载常态化的不可逆结果.先期产业布局不合理而累积的环境风险可能成为未来爆发重大环境事件的潜在隐患.在常规污染尚未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势下,新型环境污染问题可能会接踵显现.

2.4 新时代环保工作重心转移,逐步由点面源污染治理向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转变

环境污染排放源于点源、面源和移动源,而随着污染物扩散、迁移,特别是随着产业布局的均衡化和离散化,环境污染的区域性、流域性特征愈加凸显.目前,国际上环保科技已呈现出由单要素向多要素综合创新转变、从局部地区污染防治向区域尺度甚至全球尺度生态环境问题研究转变的趋势.我国环保科技创新应当顺应国际科技发展趋势,秉承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理念,遵循自然生态的整体性、系统性及其内在规律性,针对区域、流域重大生态环境问题,统筹考虑所有自然生态要素以及山上山下、地上地下、陆地海洋、流域上下游的联系,开展环保科技全面创新、集成创新、系统创新,以提供生态环境问题整体性和系统性的解决方案.

2.5 环保科技要走向世界舞台中心,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挥引领作用

中国正在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展现了我国作为全球大国的责任和担当.我国在取得举世瞩目的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的同时,环境保护也引起了世界广泛关注与赞誉,形成了可持续发展的“中国模式”和“中国方案”,这些经验尤其值得广大发展中国家借鉴.要继续通过环保领域的科技创新,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中发挥技术引领作用,为解决全球环境问题贡献力量.

3 我国环保科技创新发展的主要任务

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施为新时代环保科技创新提供了历史机遇和更高的要求.未来,我国环保科技创新要面向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目标,以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优美生态环境需求,针对全球性、区域性、流域性重大生态环境热点问题,着力攻破一批重大理论、方法和关键环保技术,为我国环境保护综合决策提供技术支持,支撑国家环境管理迈上新台阶.

3.1 面向国民经济绿色发展主战场,全面提升环保科技供给能力和水平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绿色发展的核心内涵,提升环保科技供给能力和水平以推进绿色发展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未来,我国环保科技创新应着眼于经济社会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协调,加强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环保科技攻关,突出自主创新、集成创新,着力突破“卡脖子”问题,研发和转化一大批先进、实用、高效的环保科技成果,从整体上优化提升环保科技成果的供给结构和能力,为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布局、产业结构、绿色生产方式和绿色生活方式,支撑乡村环境综合治理和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建设美丽、健康中国提供新动能.

3.2 加强环境科学基础研究,引领环境质量改善

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的源动力,我国环境管理正从以污染控制为导向转变为以环境质量改善为导向,通过基础研究推动科技创新尤为重要.要强化环境污染成因与环境过程、环境污染物的健康影响机理和风险评估、环境基准、核与辐射安全等基础研究[4],充分发挥环保科技的基础性、前瞻性和引领性作用,加强对环境问题的超前预判和对科技前沿发展的把握,以及对环境科学研究进行整体性和系统性设计.通过深化对环境演变规律及机理的认识,引领环保工作的开展,构建以环境质量目标为核心的现代环境治理体系,支撑环境质量持续改善.

3.3 研发关键技术,突破环境治理技术瓶颈

要梳理环境保护亟待突破的关键技术,面对发达国家的环保技术壁垒,组织科技攻关,有效突破重大关键核心技术.针对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战役,以及生态保护、固体废物和化学品污染防治、重大区域环境问题等需求和治理瓶颈,要通过关键技术的研发、应用和推广,更高效地解决实际问题.

3.4 加大生态系统保护力度,推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通过科技创新支撑实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加强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技术集成与推广应用,解决生态系统保护中的关键工程技术问题,积极搭建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示范平台,建立区域、流域生态系统治理科技创新联盟,实施流域生态系统综合治理重大科技创新.通过优化生态安全屏障体系,构建生态廊道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网络,提升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

4 完善环保科技创新体制机制的建议

“环保科技的人民性”是一切环保科研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一切环保科研工作的目的都是为人民服务,研究内容要紧扣人民群众面临的需求,研究成果要能够切实解决人民群众的实际问题.随着中央环保督察、派驻巡查等系列专项工作力度的不断加大,各级政府从以前的“没想法”转变为“有想法”,但由于缺少科技支撑,面临着“有想法、没办法”的尴尬局面,对环境管理的科学决策、精准施策的需求非常迫切.这就要求环保科技工作加大创新力度,通过创新切实提高环境治理的效能,为解决地方实际问题提供技术保障,为我国科学化、精细化环境管理和决策提供有力的支撑.

未来,我国环保科技应强化支撑国家环境保护和管理决策的基本定位,大力推进环保科技创新体制改革,不断完善环保科技管理机制,全面提升环保科技创新能力,使我国环保科技早日迈入国际先进行列.

4.1 实施“五化”管理,助推现代环境科研院所制度建设

按照现代环境科研机构建设要求,大力推进环境科研机构的平台化、国际化、产业化、规范化、信息化建设水平,增强环保科技创新能力和创新活力,提升环保科技创新对环境管理的支撑能力.一是平台化,要打造国家环境管理科技支撑和环境保护科研平台,促进科研资源的合理配置与共享开放,夯实科技创新基础;二是国际化,深入加强国际环保科技交流合作,构建“引进来、走出去”的格局,与国际上著名的环保科研机构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提升我国环境科研机构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三是产业化,科研成果、专利实现产业化,创造生产力,形成一批切实解决实际环境问题的产品;四是规范化,建设完善各项制度,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用先进的理念和制度管人管事;五是信息化,强化信息化管理水平,引入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先进信息技术,提升数据挖掘和分析能力,加强智库与传播能力建设,提升环境决策的科学化水平.

4.2 加快环保科技创新体系建设,完善和补强科技创新链条

面向我国环境保护近期和长远目标,进一步优化环境科技学科布局和资源配置,做强环保科技创新和环境管理决策支撑平台,构建和完善“基础研究—技术支持(应用研究)—技术服务”三大板块联动的中国特色环保科技创新体系.

a) 夯实基础研究.以增强我国在环境技术基础研究领域的自主创新能力为宗旨,倾斜支持环境领域国家实验室、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加强基础研究和理论创新,探索新型环境问题,深化对现有环境问题成因和机理的认识,力求突破全球性、区域性生态环境问题成因和机理等重大基础理论难题.

b) 强化应用研究.面向国家环境保护科技需求,构建技术研发与环境管理决策支撑平台.围绕国家环境保护目标,科学预判和解决污染防治、生态保护和核与辐射安全监管中可能遇到的重大热点、难点问题,加强环境保护和监管体系关键技术研发,开展前沿技术的集成和应用示范,在大气污染防治、水污染防治、土壤与固体废物污染防治、生态环境保护、环境与健康、环境保护标准与政策、环境大数据等领域攻克一批重大关键技术,解决一批涉及全局性、跨行业、跨地区的重大环境问题.

c) 完善技术服务.构建技术服务平台和实用技术转化平台,建立符合市场规律的运作机制,推进产学研联盟建设,打通环保科研机构与地方政府、企业合作渠道,加大环保科研机构服务于地方政府和企业的力度,集中力量解决地方和企业环境保护难题.

4.3 完善管理决策支撑机制,解决科研与管理脱节的问题

面向国家环境保护战略需求,围绕国家环境保护中心工作,建立健全“前店后厂”式的环保科技支撑环境管理决策的运作机制.以管理决策机构为“店”,以科研机构为“厂”,围绕改善环境质量的布局开展科研工作,实现环保科技创新与社会需求紧密结合,增加环保科技产品的社会性.

坚持问题导向,强化成果应用,建立“边研究、边产出、边应用”的“沿途下蛋”机制,转变以论文和专利为主体的科技考核机制,落实激励机制和配套政策,完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机制,加快创新成果产业化和工程化应用.

4.4 统筹全国环保科研力量,创新重大科研项目组织实施模式

加强我国环境科研院所组织机构建设,创建国内先进、国际一流的环境科学研究机构.创新重大环保科研项目的组织模式,统筹全国环保系统、中科院和其他部门科研院所、高校以及企业的科研力量,采用“1+N”模式,由实力较强的科研机构牵头,联合相关领域优势单位共同开展重大环境问题攻关研究.为推进“大气重污染成因与治理攻关”项目组织实施,2017年,在环境保护部、科技部等领导下,由国内大气环境领域的有关单位,强强联合,成立了国家大气污染防治攻关联合中心,就是一次成功的重大科研管理模式创新实践.

4.5 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充分调动人才创新活力,为环保科技创新提供政策和制度保障

a) 加强环境科研机构人才队伍建设.为适应新时期我国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国家应加大环境科研队伍建设的投入和支持力度,扩大单位用人自主权,大幅增加国家级环境科研机构的事业编制名额,以彻底改变目前“小马拉大车”的状况.

b) 加大高端环保科技人才引进和培养力度.在高端人才的引进和培养上适当予以政策倾斜,加大对“千人计划”等高端人才引进的支持力度.深化环保科技人才人事制度改革,建立“能进能出、能上能下”的用人机制.坚持培养和引进两手抓,设置“国外科学家+国内研究团队”的模式,实现与国际科研接轨,建立健全创新人才培养模式、领军人才选拔竞聘制度,为青年创新科技人才打通职业发展通道,鼓励创新人才竞争流动.着力改革人员收入分配方式,完善绩效考核机制,实施科技人员分类设岗、分类评价制度,提高科技创新活力,提升科技创新效率.

c) 落实国家相关激励政策,解决人员流失问题,增强环保科研机构的磁性.按照“真正让有贡献的科技人员名利双收”的要求,深化体制机制改革,破除制度障碍,完善人才考核、激励、流动制度,落实国家各项人才激励政策.做到既要赋予科学家更大的自主权、更多的人财物支配权,又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提高科研人员成果转化收益分享比例.通过建立完善的动态管理机制,形成优胜劣汰的良性激励环境,激活干事创业的积极性,留住高端人才,壮大环保科研队伍.

d) 加大环保科研及人员经费稳定支持力度,解除科技人员的后顾之忧.建议中央财政给予公益性环保科研院所更多的稳定经费支持,在基本建设、大型仪器设备和科技基础设施上给予重点倾斜.积极探索政府购买服务等模式,解决科技人员既要做研究又要做市场创收的局面,让科技人员心无旁鹜地做好环保科技创新和环境管理决策支撑.

e) 打造一支国际化的环保科技队伍.首先从理念上重视国际化人才的培养工作,鼓励科技人员多参加国内外科技合作交流,提升科技人员国际视野.通过共建实验室和大型实验设施,开展全球和区域环境问题的联合研究,拓展合作机制,搭建国际合作平台.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南南合作”,促进科技人员“走出去”,输出先进的环保理念、技术和标准,从而引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

参考文献
[1]
环境保护部, 科学技术部. 国家环境保护"十三五"科技发展规划纲要[R]. 北京: 环境保护部, 2016. (0)
[2]
赵其国, 黄国勤, 马艳芹. 中国生态环境状况与生态文明建设[J]. 生态学报, 2016, 36(19): 6328-6335.
ZHAO Qiguo, HUANG Guoqin, MA Yanqin.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conditions and construction of an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in China[J]. Acta Ecologica Sinica, 2016, 36(19): 6328-6335. (0)
[3]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国家统计局, 环境保护部, 等. 生态文明建设考核目标体系发改环资[2016] 2635号[R]. 北京: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2016. (0)
[4]
国务院. "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R]. 北京: 国务院, 2016. (0)
[5]
刘宝亮. 我国碳排放与GDP增长逐渐"脱钩"[N]. 中国经济导报, 2016-11-11(B05). (0)
[6]
环境保护部. 2015中国环境状况公报[S]. 北京: 环境保护部, 2016. (0)
[7]
刘晓星. 我国环保科技成果急需健全相关技术认证体系[N]. 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2017-10-16(A14). (0)
[8]
王金南, 蒋洪强, 刘年磊. 关于国家环境保护"十三五"规划的战略思考[J]. 中国环境管理, 2015(2): 1-7.
WANG Jinnan, JIANG Hongqiang, LIU Nianlei. Strategicideas on the 13th Five-Year Plan of national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J]. Chinese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2015(2): 1-7. (0)